2018年至2019年2月愿景基金的39笔投资

第一支愿景基金成立的两年来,一期共投资了ARM、Uber、滴滴出行、今日头条、WeWork、Cruise等超70家全球企业,行业涵盖自动驾驶、人工智能、芯片、VR/AR、癌症检测和基因诊断等前沿科技,以及汽车交通、物流、电子商务、外卖配送、互联网金额、生态农业等消费领域……甚至还投资了房地产和宠物护理行业。据该公司2019年6月披露的决算数据,愿景基金一期累计投资已达71笔、投资金额达642亿美元,投资回报率达62%。由此看来,基金的投资金额所剩不多,第二支基金募集迫在眉睫。

超级基金“钱”途未卜

此前软银曾预计将从苹果、微软等公司处为第二支愿景基金筹资1080亿美元。但目前来看,这个金额略显不靠谱。

据8月《华尔街日报》的粗略统计,第二支愿景基金预计将从软银已确认承诺出资的公司之外获得700亿美元资金,已确认出资承诺的资金规模仅为380亿美元。

与此同时,外媒在8月时也报道称,软银向包括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在内的内部高管和员工发放至多200亿美元贷款,从而让内部员工购买愿景基金二号的股份。这其中,孙正义就拿了一半。

软银和其愿景基金押注的不少都是超级独角兽,但它们能否最终获得回报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。为了成功筹集到软银目标为1080亿美元的第二支愿景基金, 第一支愿景基金需要比以往表现得更好。由于许多投资组合公司的高管离职(最近的例子是Compass)、IPO推迟、首次公开发行后的重新定价下调,以及其他因素,投资组合的长期表现非常不确定。

显而易见的亏损让投资者大失所望,第二支愿景基金的募集危机四伏。

阿布扎比国家基金穆巴达拉投资公司(Mubadala Investment Co)的一位高管周二表示,该公司尚未决定是否投资软银的第二支大型科技投资基金。

“我们正在评估它,这个评估将继续进行下去。所以我无法回答我们是否会投资第二支愿景基金。”该公司负责人Ibrahim Ajami对外表示。

据路透社上周报道,软银正努力吸引投资者投资于其第二支超级基金——随之而来的是取消WeWork的IPO计划,其估值的暴跌和无法预测的潜在亏损让投资人忧心忡忡。

而两位知情人士上月告诉路透社,穆巴达拉向软银1000亿美元的第一支愿景基金投资了150亿美元,预计将在2019年第四季度投资软银的第二支愿景基金。而现在,穆巴达拉的表态却开始变得模糊起来。

今年6月,曾有知情人士表示,部分投资者担心愿景基金缺乏透明度和治理,认为这项投资只是押注于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的个人眼光。

第二支愿景基金,希望不要成为孙正义的“怨景”。

爱赢娱乐手机app 菠萝彩票app版手机app 亚虎娱乐客户端手机app 新葡京娱乐场直营 bbin视讯手机app
77nsb.com申博会员登入 www.9646.com 江西省新葡京.com 捕鱼达人1000炮游戏登入 大赢家彩票天津时时彩
k7线上娱乐场 7280平台登入 678彩澳洲3分彩 澳门新壕天地开户 澳门老虎机免费下载直营网
申博太阳城网址 大运彩票投注登入 ag娱乐平台下载 咪牌百家乐开户 欧洲娱乐城9699